1. <ins id="mjatk"><option id="mjatk"></option></ins>
          首頁/ 專題專欄 / 熱點專題 / 美好生活民法典相伴 / 正文

          【微普法】夫妻一方提供擔保,屬于個人債務還是夫妻共同債務?

          來源:中國普法 發布時間:2023-12-13 16:23

          裁判規則

          1.為配偶借款提供保證可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黃某某訴胡某某、萬某某保證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作為保證人為配偶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并在保證合同上簽字,其以保證方式表明對舉債有共同意思表示,足以讓債權人產生信賴利益,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案號:(2022)贛0123民初717號

          審理法院:江西省南昌市安義縣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人民司法·案例》2023年第20期

          2.保證人對外承擔的保證債務,所獲金錢利益如果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生產經營,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王某某訴王某、吳某某等保證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1.保證人配偶明知保證人對外承擔保證債務但并未阻止,不構成保證人配偶對該保證債務承擔責任的同意。2.保證人對外承擔的保證債務,所獲金錢利益如果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生產經營,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案號:(2018)滬02民終11457號

          審理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人民法院案例選》2020年第11輯(總第153輯)

          3.夫妻一方擅自對外擔保且另一方未因擔保行為獲益所產生的債務應認定為個人之債——姚某訴云鑫置業公司、張某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

          案例要旨:夫妻一方擅自對外擔保且另一方未因擔保行為獲益所產生的債務應認定為個人之債。在執行過程中,應妥善保護配偶的合法權益。雖然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存在多處不動產,在財產處于抵押、查封情形之下,不能簡單強調執行效率,必要時應對夫妻共同財產逐一分割,確保配偶的合法權益。

          案號:(2017)浙08民終1074號

          審理法院:浙江省衢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人民司法·案例》2018年第5期

          4.夫妻大額金融借款擔保之債應注意核實是否為擔保人配偶一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工商銀行廣州第一支行與廣州某制冷設備安裝工程有限公司、梁某婷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監督案

          案例要旨:在金融借款業務領域中,擔保人所負擔保之債往往金額巨大,且顯然不屬于通常意義上的家庭日常生活所需范疇,擔保人配偶為大額金融借款作擔保,共同簽字的,為共同債務,須承擔擔保責任。檢察機關在審查案件的過程中,采取調取證據、鑒定、詢問當事人等方式,查證簽字的真實性,以確定大額金融借款擔保之債是否為擔保人配偶一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切實維護擔保人配偶一方,尤其是不參與配偶生產經營活動的家庭婦女的合法權益。

          審理法院: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廣東省人民檢察院發布涉夫妻共同債務類典型案例

          5.夫妻一方擅自以夫妻共有房屋抵押擔保,未獲另一方追認的無法證明抵押系真實意思表示,不發生效力——小敏訴小盧、小王、張某某保證合同糾紛案

          案例要旨:夫妻一方擅自以夫妻共有房屋抵押擔保,并假冒另一方對抵押擔保合同進行追認,現有證據無法證明另一方具有就系爭房屋設立抵押的真實意思表示,故人民法院依法判決相關擔保條款對另一方不發生效力。

          案例來源: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發布日期:2022年3月17日

          6.夫妻一方對外擔保所負債務應綜合考量該擔保之債與夫妻共同生產生活是否密切相關來判斷——楊某訴張某、王某民間借貸糾紛案

          案例要旨:根據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條之規定,應綜合考量該擔保之債與夫妻共同生產生活是否密切相關,來確定擔保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案例來源:中國法院網,發布日期:2021年12月10日

          司法觀點

          一、一方對外保證之債中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

          當沒有證據證明保證人對外保證的行為獲得配偶的同意時,該保證屬于夫妻一方對外的保證之債。有觀點認為考慮到保證債務自身的性質以及法律對保證債務的特殊規定,一方對外的保證之債不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本文認為保證債務屬于債務的一種,當該類債務滿足《夫妻債務糾紛案件司法解釋》第三條的規定時,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1.保證債務的立法定位

          有觀點認為,《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關于夫妻一方對外擔保之債能否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的復函》(以下簡稱《夫妻一方對外擔保的復函》)已經對保證債務的特殊性作了確認,夫妻一方對外保證之債不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然而由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注1)已經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涉夫妻債務糾紛案件有關工作的通知》所修改,因此《夫妻一方對外擔保的復函》失去了對夫妻共同債務認定的指導意義。

          即使《夫妻一方對外擔保的復函》仍具有效力,共同生活標準依然符合該份文件的精神。司法實踐中存在將最高人民法院的該份文件視為否認所有夫妻一方保證之債適用夫妻共同債務依據的做法。例如在黃某某等訴鄭某、吳某某等民間借貸糾紛案(注2)中,法院在判斷妻子吳某某是否應當為丈夫鄭某對外擔保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時,并沒有審查鄭某負擔擔保債務是否是為了夫妻共同生活,而是直接以《夫妻一方對外擔保的復函》直接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注3)。然而這樣的理解過于片面,在保證人配偶獲得了因保證而帶來的利益時,不將其納入債務承擔的范圍顯然有失公平。同時,這樣一刀切的做法也為保證人轉移財產逃避債務創設了條件,不利于保護債權人的利益。有學者指出《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將本應限定在日常家事代理范圍內的“共債推定”進行擴大化處理,造成了惡意債務、非法債務以及虛假夫妻債務的急劇增加(注4)。因此對《夫妻一方對外擔保的復函》理解為是為了避免法院機械適用《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而作出(注5),保證人配偶是否應當與擔保人共同承擔保證責任以共同生活標準來確定較為合理。

          綜上所述,目前并無法律對保證債務作區別于一般債務的規定。

          2.保證債務的學理定位

          有觀點認為,保證合同為單務合同,既沒有金錢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保證人也無法從保證合同中受益,因此不同于一般的一方對外負擔的債務。由此,無償保證無法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并無爭議,正如有學者指出當債務的設定無法為夫妻共同生活帶來利益時,負債行為與夫妻共同生活之間的邏輯將被切斷。(注6)

          然而保證人也可能因保證合同而受益。例如在有償保證合同當中,保證人往往會因為自己的保證行為向被保證人收取一定的手續費。與借貸之債基于同一法律關系獲得用于夫妻共同生產、生活的資金不同,保證人獲得的資金并非基于保證法律關系,而是基于保證人與被保證人之間的委托合同等關系產生。然而,“夫妻雙方在債務發生后分享了該債務帶來的利益的,就是夫妻共同債務”(注7),判斷保證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關鍵在于該債務是否是因保證人為夫妻共同利益而負擔,債務與金錢利益的獲得可以基于同一法律關系也可以不基于同一法律關系(注8)。

          因提供保證而獲得的利益包括因保證合同而直接、間接所產生的財產性利益,但不應當包括無法以金錢衡量的內容,例如為了提升自己家庭的社會評價、為了維護與夫妻一方其他親屬的和睦關系等。首先,雖然從長遠看可能產生某些財產性利益,例如因社會信用度高而獲得更多訂單等,但這些財產利益與保證之債的關系過于遙遠,對這些利益進行認定勢必導致法院在實踐操作中的困難;其次,非財產性利益屬于主觀感受,每個人對此有不同的認識,因而難以界定是否獲得非財產性利益;最后,基于非財產性利益的獲得而要求保證人的配偶承擔財產性賠償并不公平,兩者之間并沒有一個等價公式,無論法院如何判決都很難令人滿意。

          綜上所述,保證債務與其他債務之間并無實質區別,若一方對外保證之債能產生金錢收益,且該收益能用于夫妻共同生產經營、生活,則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編:《人民法院案例選》2020年第11輯(總第153輯),人民法院出版社2021年版,第17~19頁)

          二、夫妻一方為他人的債務提供擔保形成的債務性質的認定

          第一,現實生活中存在的個人保證多為無償保證,保證人既沒有從債權人處獲得利益,也沒有從債務人處獲得對價,其提供保證未增加夫妻共同財產,有關債務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從而阻卻了保證債務與夫妻共同債務的聯系。因此,夫妻一方為他人的債務提供擔保而形成的對第三人清償的責任,是以個人信用為他人債務提供擔保,不涉及夫妻或家庭利益,該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第二,夫妻一方為他人債務提供擔保,通過擔保行為獲取經濟利益并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比如在借貸合同中明確約定貸款利率為月息2%,保證人的收益為0.5%,該擔保行為與夫妻共同生活密切相關,與之對應的債務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第三,作為夫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借款用于公司經營或者為公司借款提供擔保,該借款或者擔保債務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摘自江必新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適用與實務講座》(下冊),人民法院出版社2020年版,第898頁)

          注:

          1.本解釋已于2021年1月1日起失效。本條對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解釋(一)》第三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條,下同。

          2.參見福建省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榕民初字第1370號民事判決書。

          3.參見福建省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榕民初字第1370號民事判決書。

          4.參見葉名怡:《〈婚姻法解釋(二)〉第24條廢除論——基于相關統計數據的實證分析》,載《法學》2017年第6期。

          5.參見程新文、劉敏、方芳、沈丹丹:《〈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的理解與適用》,載《人民司法(應用)》2018年第4期。

          6.參見王躍龍:《無償保證所生之債務不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載《法學》2008年第10期。

          7.參見繆宇:《走出夫妻共同債務的誤區以〈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為分析對象》,載《中外法學》2018年第1期。

          8.例如甲開設A公司,A公司的營業收入用于夫妻甲乙的共同生活,現甲以個人名義向丙借款20萬元用于公司經營。在這種情況下,乙的獲利與甲的借款之間并非同一法律關系,然而夫妻一方從事生產經營活動但利益歸家庭共享的情形屬于夫妻共同生產經營,因此該20萬元的債務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

          第一千零六十四條【夫妻共同債務】夫妻雙方共同簽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欧洲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免费视频,精品1区2区3区4区产品乱码